欢迎来到纵横文学网站!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散文
  • 散文体小说
  • 【失语文艺】拯救生命 作者:李金美
  • 【失语文艺】拯救生命 作者:李金美

    拯救生命


    木木躲在病房的门后,听到了妈妈和医生的对话。她没有任何表现,似乎她已经知道了这样的结局,一个人在有生之年能够心里毫无波澜的听着医生宣告自己生命期限,大概也懂得这世界上的一些活法,只是对木木好像有点过分了,她才十九岁,却要将自己的心墙筑到了四十岁的年纪,她也不过是想多在这个世界上看看那些美丽的风景,听听好听的音乐,大胆的去爱想爱的人,哪怕经历一些能够流眼泪的苦痛,而不是现在活成连叹气都无助的时刻。


    木木从小到大都是懂事的孩子,所以就算是在生命的最后,她也没有表现出那种过多的忧虑和焦躁,反而是妈妈。对于这样的状况表现出中年妇女该有的绝望和痛苦,孩子的痛苦在母亲那里是会加倍的。记得史铁生是这样说过。她不想就这样失去她心爱的女儿,她对生命充满了恐惧和怜惜,可是她无能为力。这无疑于宣判她今后的日子就这样结束了!木木却是异常的淡然,每天看着喜欢的小说,吃着水果,看着无比喜欢的动漫,似乎生命从来没有和她开着这个玩笑,而她依旧生活得很好,只是每天傍晚的时候会去跑步,这到是有些奇怪,因为木木的病不能过度的运动,不能有异常的情绪,这到养成木木安静而有点静得可怕的性格,妈妈告诉她让她停止这样的活动,木木也没有同意亦或反抗,还是依旧会去慢跑,微微的出些汗,反而心里会舒畅些,十八岁之前都惧怕跑道的木木终于还是走上了跑道,但是每次她都会避开大规模的人群,一个人在跑道上吹着风,流着她心里最真实的泪,一个人了,可以哭了,木木,你太倔强了!一个人的时候感觉世界就只剩下自己了吧,所以木木不是惧怕死亡的迫近而是害怕诺大的空间就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像是被抛弃了一样,一切都毫无意义!木木觉得自己像是包裹在生牛皮下暴晒的囚犯,牛皮逐渐被晒干,包裹得会越来越紧,呼吸变得急促,心率也越来越加快,就这样感受得到自己在一张牛皮以内的空间慢慢被世界遗弃慢慢失去心跳!


    木木家的小区不大,但她对邻里却不大认识,只是她在跑道上活着真实的自己时被一个大男孩在他房间的窗户里看到了,看着她慢慢的跑,慢慢的放声哭泣,对于一个陌生人而言这样的现象也并没有什么,但是如果一个现象如此重复出现21天以上,就会对它形成一种习惯,所以每每到大概的那个时候,这个大男孩就会出现在窗户边看看木木有没有出现,看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绑的什么样的头发,并且会逐渐心生好奇,这个小姑娘为什么每天都会一个人来跑步,跑完之后就会流很多的泪,似乎这个姑娘的泪每天都有,而且一天比一天多,这到让他想起了史铁生和他的地坛,但是又突然间责怪起自己来,史铁生可是因为面临人生苦难才不得已使自己变成了那个样子,而跑道上的这个姑娘可能只是暂时遇到了些许困难而已,她可承受不住史铁生那样的苦难。他笑了一下自己,又处于自我对话与幻想中了,等哪天手里的稿子都修改好了,自己有时间了一定要去找这个小姑娘聊一下,这么美好的岁月有什么事值得每天哭上一场,对,等有时间了一定要聊一下,说不定他可以帮她做些什么,这样年轻的生命,可不是拿来哭泣的。等了好久吧,大概有两个月了,突然有一天傍晚这个姑娘没有出现在跑道上了,他以为可能是她有什么事耽误了,她会来的,一定会来,这似乎已经不是木木的习惯了,而是木木成了他的习惯,他要看着木木跑步才能安心下来改稿子,才能安心下来看看夕阳,看看跑道上木木的背影,他又会继续工作。可是接连几天,木木都没有出现。他开始焦急起来,像是丢掉了些什么,心里面空空的,又充满希望的等待着,可是一个周过去了,这个每天跑步还要哭泣的姑娘仍旧没有出现,而他又因为大堆的稿子和工作要去完成,毕竟他也才开始人生的打拼,腾不出太多的心思去推敲和幻想,慢慢的他又在经历21天的习惯后习惯了木木不在跑道上的事实,只是偶尔看到跑道上有人在独自跑步的时候,他都会恍惚的看成曾经的那个女孩。


    故事似乎该结束了,这个男孩子的工作得到领导的肯定,他的付出和坚持都是值得的,他也走出了房间,走去那个有着一个关于陌生女孩的记忆的跑道看看,下楼的时候,碰到楼上一家住户在搬家,他友好的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当他看到这个眼里充满绝望的中年妇女时,居然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怜惜感,这位妇女也同意了他的帮助,帮她把需要带走的东西带到楼下,来来回回好几趟,可是这个妇女除了说辛苦您了,打搅您了就没有其他的谈话了,他还是鼓起了勇气,闲谈一样的问到为什么要搬走,怎么不叫搬家公司呢?怎么就只有她一个人呢?可能一次性问得太多,这个妇女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或者这些问题都只有一个答案,女儿去世了!他怔怔的站在原地,先是十分的尴尬和抱歉,接着却在脑海里面想到了那个女孩,每天跑步还要哭泣的女孩,他不敢再问但是又多么迫切的想要证实这个离开的女孩不是他习惯中的那个爱哭的姑娘,但是他又害怕些什么,怕知道的答案会让自己无故的难受。他木讷的看着这个妇女,听着她抹着眼泪说,木木生病了,医生宣判了她的生命期限,可是木木没有失去希望,她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意志打倒这一切,可是什么都没用了,就算她配合的接受那些冰冷仪器的治疗,仍旧会在夜晚疼痛得睡不着,就算她学着去接受那个她一直不敢走上去的跑道,但是我每次都看到她边跑边哭的绝望,她在同死神抗争啊,可惜木木她赢不了。


    是了,他得到了令他突然也失去希望的答案,他把这位失去女儿的母亲扶进了车的副驾驶,轻轻地替她关上门,旁边的男人问是不是可以离开了,他挥了挥手,直到那辆车缓慢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转身上楼,离去的还有他的习惯和他对美好生命的期冀。他如果不等,或许他还可以和那个离开的女孩聊聊美好的未来,至少让她带着希望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挂着泪珠默默的消失在时间里。他在怪罪自己,但是他也还在年轻,为了这糖一样甜的青春年华,他还需要继续走下去,养成更多好的习惯,拯救自己更多精神上失去的生命,让他们重新活过来。嗯,那就一直记住,下一刻要比上一刻活得更有意义!


      “以前我们见过吗?

      “没有。

      “以后我们会相见吗?

      “不会。

      “我们会分开吗?”

      “是的,我们都会死去。

      “你会想起我吗?

      “你一直都在左边心脏里。


    【作者简介】一盿,原名李金美,贵州师范学院学生,曾有作品见于贵州师范学院校报。


  • 上一篇:【失语文艺】和平村 作者:李金美
  • 下一篇:没有了
  • 阅读排行榜
    网友推荐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