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纵横文学网站!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失语文艺】宅生活||“宅”也是陪伴啊 作者:李思瑶
  • 【失语文艺】宅生活||“宅”也是陪伴啊 作者:李思瑶

    也是陪伴啊


    写在这篇文章之前,我先致敬现在还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和每一位在岗的执勤人员。每天看新闻,新增患者在持续递减,这时我的内心是喜悦的,并相信黎明总会到来。但看到医务工作者牺牲一线,内心是万般痛心。我想这些牺牲了的英雄们,他们的家人该是多么难过啊。或许在半年前我看到别人的死亡,内心只有遗憾和惋惜。就在2020115日之后,我深切体会到了死亡带来的难过和恐惧。那是我父亲被查出患有食道癌的日子。我很难过,需要拼命仰头才能抑制泪水,我非常明白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在这次疫情期间,我看到牺牲的英雄们,首先想到的是,他们的父母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他们的孩子要承受失去港湾的痛苦。他们是英雄没错,但他们也是父母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啊,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我太明白这种感受,太难捱了。希望世界多给这些可怜的人儿一些体谅与关爱。


    正月初六,我父亲的身体没有继续恶化,看起来虽不比从前,但也勉强正常。今天发生了一件在我看来很温暖的事。晚上八点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看电视,爸爸在削甘蔗,妈妈在洗澡。妈妈洗完之后走出来,我说:妈妈,你今天看起来真漂亮。我妈妈开心大笑,我爸爸听了之后也大笑。我的爸爸是很开心的,因为我发现他偷瞄了妈妈两眼。我的妈妈很不好意思,一个劲儿说:哪里哪里,我爸爸煞有介事的说:“哪里?就眼睛嘛,鼻子嘛,嘴巴嘛。。这时我们全家捧腹大笑,很快乐。我的父亲是一个很幽默的人,和他在一起很快乐。如果上天早早收了他的话,一定是上帝也寂寞了,嫉妒我有一个那么好的父亲。


    这次疫情,大家被迫在家里,我在网上看到,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有人和家人处成了仇人,怎么会处成仇人呢,在这段时间里不正是陪伴父母的大好机会吗?我想,你也许会和任何人处成仇人,但那绝对不包含父母。我从初中开始外出求学,初中是一周回一次家,高中是一月回一次家,大学是一学期回一次家。陪伴父母的时间越来越少。我很爱我的父母亲人,我多希望能多陪陪他们啊。现在可以在家陪亲人,我觉得太幸福了。帮妈妈做菜我觉得幸福,和爸爸聊天我觉得幸福,甚至和弟弟拌嘴我也觉得幸福。想想有多长时间没有在家过春天了啊。九年来我在家的日子只有冬夏无春秋。外出求学,我不想家吗?不可能的,我想家里的爸爸妈妈,想我房间里的那张书桌那张床,家里的一切我都是想念的。我是一个非常念家的孩子,在外看见一片好看的樱花林,我会想,我的爸爸妈妈肯定也喜欢,妈妈肯定会要求爸爸帮她拍一张美美的照片。


    现在我爸爸的身体不行了,我能够陪伴他的时间却更少了。外出工作多久回一次家呢?一年一次?甚至几年一次?我远在故乡的父母还能等我多久呢?哎呀!我不能再继续想了,我的眼泪已经跑到眼眶那儿来了。总之,在家这段时日,我无时无刻不是幸福的。我希望祖国早日战成功,也希望我的父母再等等我。让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回来还能和爸爸开开玩笑,再喝一碗妈妈煮的蛋花汤。


    QQ截图20200327190518.png


    【作者简介】李思瑶,笔名木子李,贵州黔南人,贵州师范学院大四学生。


    投稿邮箱:2806354583@qq.com


    见习编辑:徐珊珊  邱子然  罗迪

    编辑:茶客艺旅

    出品:失语编辑部  

    发布平台:失语文艺微信公众号  纵横文学网




    阅读排行榜
    网友推荐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