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纵横文学网站!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散文
  • 记叙散文
  • 杨絮的另一个视角
  • 杨絮的另一个视角


    杨絮的另一个视角


      街灯争艳,路灯高,仰望有杨絮围灯,如夏日麦场寻灯交配的蚊虫,如冬夜大雪后秃枝头雪花的延绵。晚聚回家的路上,想起诗人陈大为《杨花》里的一句“惟愿此身能似彼,随风一路到天涯”,杨絮曼舞,举重若轻地带着种子随处天涯,一个任由顺着自然,人心何尝不也是这样想呢?

    路上有人捂住鼻子,有人挥手撩拨,我自诧异,不至于吧?杨絮是树的种子,如春天里蒲公英妈妈送给孩子的伞,如秋天里田头吐落垂挂的棉,是纯天然的。人的鼻孔是向下的杨絮掉不进去,鼻子里第一道有鼻毛,第二道鼻腔粘膜,就算到了这也不过是一个喷嚏打出去了,第三道有气管上疏的绒毛,到了这里有咳嗽顶出去,这是人适者生存下来的基本条件,当然犹豫现如今人体质的弱化,也有确实过敏的,也有杨絮堆积过厚而失火的,其实防范也就那十几天,夏天那如盖的绿荫你是要享受几个月的。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声讨,是把树都砍了么?环滁之旅星期天去胡松墓的时候,乡村里像下大雪一样,大人各忙各的小孩各玩各的,上前谈心,视絮无物,他们每天安静地扫一遍庭院和柴堆,安之若素。

    晚九点的街道依然车流如潮,等红灯的汽车突突地冒着热气,有人焦急的按着喇叭,绿灯放行的那一边发动机怒吼着冲出白线,路灯围着的杨絮一阵旋风带过飞舞起来,有人等红绿灯的时候焦躁地谩骂“这该死的树毛”。

    顺着繁华宽阔的街道走,宽阔的的不能有一棵挡住门招牌的树,扩音机还在叫卖,低音炮还在轰鸣。姑娘们能露的都露了出来,小伙子吊着肩横着膀子三五成群地晃荡,后面一个声音说:“怎么样嗨,情人节都送了‘苹果X’了,各有希望了?上次你讲的那个姑娘?”

    另一个回答;“二个月没到就算黄了,说是当普通朋友处处,也没发生什么,手机用过了也没好意思要回来,前几天还几个人一道吃的饭,也许她是想考验考验我呢”。

    第三个声音教化另一个的时候三个人都平行于我;“你妈!你六啊!我一个朋友花七百块钱租了辆宝马,买了一束花,请吃了份牛排,当晚就开房把那个姑娘给破了,你个傻逼六叶地”。

    一段话就是这样从我的右侧越了过去,全部地灌进了我的耳朵,无遮无挡全字接收。三个人一人手里拎着一瓶“乐果”黑灰颜色的饮料,最后讲话的这个人细细的长腿有点外八字,一边走一边用另一只手卷自己腰际的汗衫,而后渐渐远去地变成一件女人文胸的背影。

     走了一截,跟上了一个中年人两手拎着两大包麦当劳,同行的二个大孩子都一米六七高,一个对着另一个说;“你们六(一)班的社会人个多?”

    另一个说:“现在男生都是。”

    “都是?”“嗯”“王琪也是么,矮不顶豆地?”“是哦!老师下午上课的时候讲,哪个趴桌子上打盹一下就罚款五元,他接着老师的话说‘pa pa’就十块钱,全班的人都笑了,他就是社会人了”。中年人先是惊愕地一瞪眼,随后呵斥道“什么PA PA?闭嘴!”我跟在后面笑着摇摇头,堵嘴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街道上落地稀疏的杨絮顺风滚动,在黑暗处显得更白。

     有些东西本没有害的,像这杨絮,因为有条件不断讲究的人被弱化了,你就显的没有人家讲究,现在是讲究的世界。有些东西是有害的,像汽车的尾气,因为有钱买得起车的人多了,有钱做车里面开着空调,没钱的在外面当空气滤芯,你要是敢跳起来指责别开车,呵呵,穷鬼!这是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有些食品是有害的,一只刚生下来的蛋,21天孵出小鸡,50天能让它长到五斤,这个你看不见。有些人的思想是有害的,如那个“细长腿外八字”的像穿着文胸青年男子,身体的占有那是禽兽,不择手段的达到目的那是道德沦丧。不顺应自然终会被自然抛弃,只图享受不承担责任的,终会落的一生荒芜。


  • 上一篇:我是佛前的一缕轻雾
  • 下一篇:追忆月光
  • 阅读排行榜
    网友推荐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