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纵横文学网站!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散文
  • 议论散文
  • 谈作文
  • 谈作文

    谈作文

    文/正之

    对于处在我这个年纪和学识的人来说写文章真的很难,写什么呢?海明威说他最大的苦恼就是清晨起来面对着一张白纸,鲁迅说他写文章都是逼和挤出,而北岛则把白纸形容为盐碱地,由此可见作文之难了。文豪们尚且如此,何况庸庸如我之流呢!

    当然也有些人,文思敏捷,才高八斗。笔不加点,手不停敲,挥挥洒洒,汪洋恣肆。这不得不让我想起许多伟大的网络作家来。他们能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敲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字的畅销作品。比起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的《红楼梦》来,字数上也毫不逊色。每当我如咳如呕写出可怜的几千字的文章之时,总会感到自愧弗如,望洋兴叹,徒唤奈何罢了。

    我们常说才学,其实才与学不同,才是天赋,学是人工。无学可以用功赶上,无才却是无能为力。据说莫言先生写《生死疲劳》时,一天可以写一两万字,如果不趁早收手,恐怕西门闹不止托生到猴子为止,还要托生为鸡鸭或者别的什么畜生,字数也就不止四十九万了。我想这也是阿城为什么说他有大才的原因。

    汪曾祺一篇写茶馆的文章里,具体名字记不清了,曾说过这么一件事。说他在西南联大读书时,有一个学生,天天泡在茶馆里,看书,说他看了很多书,然而却不写文章。结果是回到家乡,穷困潦倒而死。汪曾祺知后非常惊讶、惋惜。觉得他完全可以卖文糊口,可他为什么不写呢。

    其实这人的景况,毫不足奇,也不难想象,他不写文章的原因也可推求。其一是写无可写,他虽然看了很多书,但空有知识,没有才华,不能形诸笔墨。或因为他看了很多书,觉得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想说的,前人或书上早已说过,无需我再赘述,又如李日华《紫桃轩杂缀》所引白石生辟谷默坐时回答别人提问所说的那样“世间无一可食,亦无一可言。”。或是因为看书多了,眼光高了,手也高了,少有作品能让他满意,写一篇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实在是不容易。因循因循,也就罢了。

    其二是写了无处发表,民国时期才人辈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汪曾祺那样有一个沈从文那样的师傅,文人们也都在监护着自己的领地,不容他人涉足。这是因为非常时期,看客太少,蛋糕不够同仁瓜分。更何况文人相轻,自古皆然。你不打入一个圈子,很少能立定脚跟,除非你有如椽大笔,天纵之才。

    当然,他属于民国时代,那么何以处在如今这个时代,我这个年纪和学识的人难写文章呢。我想除了上述那人写无可写的原因以外,还有另外的我的写无可写的原因。

    比如写散文吧,若写回忆性的,我今年未满三十,年纪并不很大,怎么能写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才写的文章呢,总得给以后的自己留点余地吧,虽然这余地终是荒废,但为保险起见,以有余补不足也是我国的传统,所谓有势不可使尽。再者即使写了,也未必深刻,还是不写为妙。

    若写游记呢,我并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又是路痴,实在是无处下手,别人看了也肯定如坠五里雾中,糊里糊涂。写考据型、读书感之类就更不行了,我读书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个高士的毛病,即是不求甚解,又没有足够的学识以资考据,这样书袋也掉不成,文章还怎么写的出呢。写杂文一是不敢浪言,怕有牢狱之灾。二是经多见多,见怪不怪,对世事思感麻木,缺少激动。写小说恨不会扯谎,写诗歌怕流于矫情。

    哎呀呀,我文休矣。奈何奈何!


    个人简介:

    正之,男,87年10月生。河南商丘人,待业。觉得文学作品比较有趣。最先喜欢西方古典文学,后来偶然一次机会,认识了一个朋友,喜欢上了我国的传统文学。先阅读了大量的章回小说,后来延伸到历史、笔记、诗词、戏曲。当然,我懂的只是一点儿皮毛,但也算对传统文化有了点初认识。曾试着写过小说,但由于才疏学浅,故事的安排总不尽如人意。现在偶尔也写点随笔,质量不高,还请大家见谅。

  • 上一篇:生命是一朵常开不败的花
  • 下一篇:没有了
  • 阅读排行榜
    网友推荐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