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纵横文学网站!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散文
  • 记叙散文
  • 孟庙——苍柏掩映下的历史积淀
  • 孟庙——苍柏掩映下的历史积淀

        来济工作生活十余载,对孟子的思想、文化、历史虽也能顺口讲出,可从来还没有亲身的去感受过孟子文化的博大精深,于是在一个秋天的清晨,伴着温馨恬静的阳光,我来感受下孟庙的深邃。

      “鲁国”出了两个“圣人”,孔圣人孔子和亚圣公孟子“近在咫尺”,只有几十里地的距离,而且孟子的老师正是孔子的孙子孔伋即子思。孟子所著《孟子》一书,是他一生的成就所在,为儒家的学说奠定了基础,自宋代以后被列为儒家经典之书,从而孟子也被加封为亚圣公,也就是说孟子的地位仅次与孔子,其思想与孔子的思想合称“孔孟之道”。

      孟庙是历代祭祀孟子之所,为一处长方形、具有五进院落的古建筑群,始建于宋朝,历经金、元、明、清重修和扩建,达38次之多,才具有现在的规模。现存孟庙为清代康熙年间所建,以主体建筑亚圣殿为中心,南北为一中轴线,左右作对称式排列,逐院前进,布局严谨,建筑雄伟,格局迥异,是国内宋元至明清时期的古建筑代表作品。庙内古树苍郁,葱笼茂密,堪称奇观。

      孟庙的正南门为“棂星门”,“棂星”即灵星,又名天田星,《后汉书》记载,汉高祖祭天祈年,命祀天田星。天田星是二十八宿之一“龙宿”的左角,因为角是天门,门形为窗棂,故而称门为棂星门。古代汉族传说棂星为天上文星,以此命名意味着孟子为天上星宿下凡,象征着天下文人学士集学于此,孟子文化源远流长。孟庙的棂星门高大威严、精致华丽,使庙殿似有或藏或露之感。

      穿过“棂星门”,既是孟庙的第一进院落,扑面而来的是参天的柏树,枝如铁,干如钢,枝叶郁郁葱葱,那柏树的皮,犹如刀凿般的万千斑纹,显得倔犟苍劲。古人对孟庙的树木多有赞颂,如“满林松柏带苍烟”、“云烟松柏不胜情”等诗句,读来生动传神,确是描出了孟庙林木的特点。院落的北壁正中为“亚圣庙石坊”。这座石门坊为四柱三门,柱为八棱,顶端装饰古瓶、朵云,类似华表。石坊东侧竖有明万历九年所立《邹国亚圣公庙》石碑。据碑文可知,这座门坊原为明代的孟庙大门,其建置年代,应在明万历九年之前。其石柱在“文化大革命”时遭到破坏,被刻上诗句“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至今尚存。

      第二进院落的砖铺甬道两侧尽是参天的古柏,翳天蔽日,雄伟苍劲,巍峨挺拔,形态各异,虽历经沧桑,依然枝干挺拔,使一切的生命在它们的面前显得苍白逊色。孟庙古树奇观,其主要树种为柏树,还有少量的桧,古槐、银杏、紫藤等。这些古树多栽种于宋、元时期,至今仍参天拔地、青翠翁郁、森然茂盛。孟庙古树名木中有四大自然奇观:"古柏抱槐"、"藤系银杏"、"洞槐望月"、"桧寓枸杞",历来为人们所称赞。尤其是柏树,其形状特殊别致,如虬如龙,如兽如凤,千奇百怪,姿态各异。明代大书画家董其昌,在其《题孟庙古桧一首》诗中赞美道:“爱此孟祠树,森然见典刑。沃根洙水润,含气峄山灵。阅世磨秦籀,参天结鲁青。方知樗散寿,只入列仙经。”这些千姿百态的柏树,不仅为宏伟壮观的孟庙增添了绚丽森然的色彩,而且使古老的孟庙更增加了历史的凝重感。

      往北为“泰山气象门”,“泰山气象”4字来源于北宋理学家程颐之说:“仲尼天地也,颜子和风清云也,孟子泰山之岩岩气象也”。意思是孔子好比天地,有浩然正气;颜回就像和煦的春风、吉祥的云彩;孟子如同泰山中岩岩的气象,大气磅礴。此门之名即由此而来。进入此门后,即为第三进院落。此院东西各建有一门,名为“钟灵门”和“毓秀门”,清乾隆四年重修时,分别改称为“知言门”和“养气门”,是专门存放祭祀孟子所用祭器和祭品的地方。

      院落最北三门并列,自东向西分别为“启贤门”、“承圣门”和“致敬门”。“承圣”二字,取孟子上继尧舜禹汤文武周孔统绪之含义。而“启贤”则含有赞颂孟子父母有“启毓圣贤”之贡献的意思。

      穿“承圣门”而过,门内为第4进院落,院落正中为孟庙主体建筑“亚圣殿”,亚圣殿,始建于宋宣和三年,主体建筑坐落在院中的高台之上,葱柏掩映之中,石质檐柱,满布浅浮雕,刻云龙纹,屋面满铺绿色琉璃瓦。殿正中门楣上悬有清高宗乾隆御书“道阐尼山”雕龙巨匾,殿内迎门金柱上悬巨幅对联:“尊王言必称尧舜,忧世心同切禹颜”,亦为乾隆手书,大殿正中供奉1986年重塑的孟子衮冕像。整座建筑显得庄严神圣;宏伟壮观的亚圣殿,除用于纪念孟子之外,还是一处集古代建筑、雕刻、铸造、绘画于一体的艺术博物馆。它是古代建筑之典范,与曲阜孔庙的“大成殿”遥相呼应,相得益彰。

      其后为“寝殿”,左右两侧建有“东庑”和“西庑”各七楹,是供奉对儒学特别是孟子学说有贡献的学者的地方,包括孟子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人物,以及历代弘扬孟子思想有贡献的学者,如韩愈、孔道辅、钱唐等。院中有“天震井”和“乾隆御碑亭”。相传康熙十一年春,庙前演剧,忽日中声震如雷,闻者皆环顾失色,见阶前地陷有甓,圆痕,熟视之,乃井也,井不知始于何时,而一旦无故陷出,理不可解……”孟氏名曰“天震井”。清代诗人葛临绪曾有《题天震井》诗一首:古井澜翻近庙堂,天惊石破水泉香。汲来修绠原无底,洙泗渊源一脉长。“乾隆御碑亭”为单檐斗拱、黄色琉璃瓦覆顶的方形建筑,亭内立有乾隆皇帝手书《亚圣孟子赞碑》,故称此亭为乾隆御碑亭。

      “寝殿”东侧“启贤门”内为“启圣殿”,其后为“孟母殿”。其间竖立着为数众多的历代碑刻,称之为“孟庙碑林”。碑林中保存着秦、汉、晋、唐、宋、金、元、明各代碑刻270余块。虽历经千年,仍大多完好,为历代文人学者所重视。这些碑刻书体精美,楷、草、隶、篆各体具备。其中西汉天凤三年《莱子候刻石》、东汉《石墙村刻石》、西晋永康二年《刘宝墓志铭》、元代仿刻秦李斯小篆《峄山刻石》等,都是世所罕见的珍品

      “孟母殿”是祭拜孟母的地方,孟母“三迁择邻”、“断机教子”的故事早在西汉时期就被人们传为佳话,此后被历代当作教育的成功典范加以传颂。西侧“致敬门”内为一过道小院,四周墙壁上多为历代名人文士前来孟庙晋谒游览留下的诗词题咏。院内东西侧一雌一雄的两株古老巨大的银杏树参天而立,绿荫蔽满整个庭院。一株古老的紫藤萝旋转曲折地缠绕树干,一直伸展到树顶,是孟庙奇景之一

      徘徊在孟庙的古建筑群中,抚今思古,叩问历史,不由得令人感慨万千,孟子对后世的影响极大,有些甚至不逊于孔子。《孟子·尽心上》:“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礼记‧大学》讲得更加清楚:“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孟子·告子下》)。这些孟子的名言滋养了中华文化,也是孟子毕生心血,孟庙的每一个角落也都将这种儒意文化体现的淋漓尽致。

    【作者:余辉】

  • 上一篇:忆江南
  • 下一篇:在春天里登昭山
  • 阅读排行榜
    网友推荐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