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纵横文学网站!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
  • 作协动态
  • 沉重悼念著名诗人洪烛逝世
  • 沉重悼念著名诗人洪烛逝世

    641.jpg

    洪烛,1967年生,原名王军,江苏南京人,1985年自南京梅园中学毕业,保送武汉大学,发起参与“珞珈诗派”,生前任中国文联出版社诗歌分社总监。出版有诗集《蓝色的初恋》《南方音乐》《你是一张旧照片》《我的西域》《仓央嘉措心史》《仓央嘉措情史》,长篇小说《两栖人》,散文集、评论集、历史文化专著等数十种。另有《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toZ》《北京往事》等在日本、美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出有日文版、英文版、繁体字版。九十年代成为掀起散文热的现象之一,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中国诗歌学会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路遥青年文学大奖、 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2008年中国散文年度金奖,2013年《海外诗刊》年度诗人奖,《萌芽》文学奖及《中国青年》《诗刊》《星星》等奖项。代表作有长诗《母亲》《屈原》《李白》《成吉思汗》《白蛇传》等。


    2016年,洪烛与傅天琳在重庆


      20世纪80年代是当代诗坛公认的“中国大学生诗歌黄金时代”,洪烛正是以武大珞珈山为中心的“珞珈诗派”创始人之一,他的诗作以写作青春题材出名,20世纪90年代,他与汪国真、邓皓、赵冬并称诗坛“四大白马王子”。


      2016年8月,洪烛曾随“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大巴山”采风活动访问重庆,一起来渝的还有叶延滨、舒婷等著名诗人。采风结束,洪烛完成《巴山夜雨:从李商隐到舒婷(组诗)》。组诗第一首献给老友舒婷,题为《巴山,今天为朦胧诗女王舒婷下雨》,其中写道,“巴山,李商隐淋过雨的地方,作为朦胧诗的鼻祖,他的知音在远方,只好把诗念给群山听,念给秋雨听,念给同样被泪水淋湿的红烛听,听不听得懂就随它了,这种孤独迟早会被打断——当代的朦胧诗女王舒婷,寻根来了,问祖来了……”


    事情起始


    3月20日深夜,诗刊社率先在公众号发文称诗人洪烛去世了,紧跟着是中诗网和潜溪文学网确认了消息。


    中诗发文:2020年3月20日,著名诗人、中诗网第一届签约作家洪烛于2020年3月18日下午18时许于南京去世。


    直到后来,中国诗歌网也发文追思,各个诗歌文学论坛也开始有作者写诗写文章追忆诗人洪烛。


    一系列消息证明著名诗人洪烛真的逝世了。


    我们在这里沉重悼念。


    他们追思


    李犁:想念兄弟,天堂有诗。


    王久辛:2018.1.7日晚,在杭州,那天是浙江教育出版社请大家吃饭,席间,洪烛朗诵了这首《阿依达》,我非常喜欢当即让他转给了我。于是,我便在他的朋友圈里选了他的照片,和这首诗一起,制作了个帖子。刚刚获知他(2020.3.18)号已经弃世而去…… 他的诗和他的灵魂,都是美好的。认识他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我主办《西北军事文学》时,发表他的诗歌…… 他的一生都是诗,每一天都是!是诗的人生!我还是要找到他的微信,提醒他再诵一遍他的杰作。



    赵福治:洪烛兄的文学创作和成就有目共睹,九十年代他成为掀起散文热的现象之一,被《女友》杂志评为“全国十佳青年作家”,获中国散文学会冰心散文奖、中国诗歌学会徐志摩诗歌奖、老舍文学奖散文奖、路遥青年文学大奖、央视电视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2008年中国散文年度金奖等奖项;他的著作《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toZ》、《北京往事》等在日本、美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出有日文版、英文版、繁体字版本。这个春天,因了疫情走了太多的人。昨天,又惊悉老友洪烛于3月18下午18时许在江苏老家南京离世!虽然知道他自2018年11月他在京突发脑溢血手术后身体一直不好,但还是未免惊愕,唏嘘不已!更是甚为痛惜!


    张晶:太震惊了!曾读过洪烛老师很多诗,曾很多时想过洪烛老师能重回诗坛。斯人已逝,"永远"即成了永别,但他的诗永存。洪烛老师,一路好走!


    祁人:洪烛走了,悲伤却写不出文字!翻看过去写他的文字,曾经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的艰难的而幸福的时光,永远只是回忆了——对于记忆中洪烛,永远是前进的姿态,那种骑在单车上的前倾的姿势……


    安琪:诗人活在不朽的诗作中,活在怀念他的亲友心里。人世一场,因文成友。于今永别,不胜哀伤。此视频为作家网作家访谈之洪烛篇,斯人已逝,音容宛在。


    马启代:2018年12月2日晚,得知洪烛兄突然病倒。曾在中国诗歌在线匆匆写下一段文字,祝愿他早日康复,但后来知道只是美好的愿望。在这个不断传来死亡消息的春天,宅在家中的我,得知洪烛兄18日已经去世,内心还是深感悲凉。我主编的那套百年新诗典藏,收录了他的诗集,也早已下来书号和 cip,但一直没有准许印刷。我想,我一定会把它印出,作为对朋友最好的纪念!疫情肆虐,无法前去送行,遥祝洪烛兄天堂快乐。这个多难的人间,还需要诗歌来见证!


    周占林:詩人洪烛于三月十八日下午十八時許在南京去世!悲痛。兄弟一路走好,你是中国当代诗坛的胡杨树。


    烛已息,诗在燃

    ——悼念诗人洪烛兄


    文\罗广才

    2020庚子年的春天

    有的人活了下来

    有的人已经离开

    昏睡了一年多的诗人

    最终熄灭了肉体的烛火

    他留下的诗文

    还在燃烧

    他留给朋友们的那些往事

    还在替他

    活着

    如果最近这些天你闻到

    哪里有燃烧的味道

    那一定是他生前的朋友们

    正为他烧着纸儿钱

    我不翻开书

    年代就不会涌来

    我不打开电脑

    里面的内存就是一种无奈

    像这个春天的窗外

    唉,再谈到知己,一定要小心

    要尽量说出还在人间的

    名字



    红烛如歌

    文\楚 水


    洪烛 不是蜡烛

    滴在桃花扇

    就有了

    柳如是的血字

    柳如是也好

    李香君也罢

    秦淮河的风花雪月

    有水的温度

    秦淮河泡出茶水

    比酒醉人

    你说茶叶有骨气

    所以 你只喝茶

    从不酗酒

    洪烛 不是蜡烛

    所以 没有眼泪

    只有情诗

    在巴山蜀雨之夜

    涨满秋池



    无法纪念的纪念

    ——人间再无洪烛

    文\华夏云客


    无法写一首诗,纪念一位亡人

    何况还是一位诗人

    洪烛已经熄灭,昔日时光

    变成最轻的废墟,灰烬

    当烛失去光芒

    多么悲哀

    当灰烬渐渐变冷

    多么悲怆

    再想起你,珞珈山上

    就落满了樱花,绝情之美

    QQ截图20200323094458.png


    洪烛诗选


    灰烬之歌

     

    灰烬,应该算是最轻的废墟

    一阵风就足以将其彻底摧毁

     

    然而它尽可能地保持原来的姿态

    屹立着,延长梦的期限

     

    在灰烬面前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说实话,我也跟它一样:不愿醒来

     

    一本书被焚毁,所有的页码

    依然重叠,只不过颜色变黑

     

    不要轻易地翻阅了,就让它静静地

    躺在壁炉里,维持着尊严

     

    其实灰烬是最怕冷的,其实灰烬

    最容易伤心。所以你别碰它

     

    我愿意采取灰烬的形式,赞美那场

    消失了的火灾。我是火的遗孀

     

    所有伟大的爱情都不过如此

    只留下记忆,在漆黑的夜里,默默凭吊

     

     

    两座塑像

     

    用花冈岩塑造我,用汉白玉雕刻你

    用我的粗糙交换你的细腻,愿不愿意?

    风啊把我的额头打磨得锃亮

    却怎么也吹不动你想入非非的裙裾

    大理石基座下面,有我们生根的爱情

    “累吗?”“不累。可是腿脚

    怎么使劲也迈不出去……”

    出于对离别的恐惧,我们逐渐改变了自己:

    无法远走,也难以跟对方靠得更近

    太阳亮得像镜子似的,弄花了我的眼睛

    弄乱了你的心

    又有人走过来,很纳闷:这里怎么有两座塑像?

    赶紧告诉他们:“这是一对情侣……”

     

     

    琥  珀

     

    你制造了无数的宫殿

    只有一座是迷宫

    只有一座是留给我的

    让我走进去,却找不到出路

    我是你爱上的一个王

    可还没登基,就被废黜

    只好在这华丽的废墟里

    不断地问自己:是不该这样选择

    还是根本就别无选择?

    是的,我也做过无数的梦

    只有一个变成了真的

    只有一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我该怪你的爱是一种诱惑

    还是怪自己:没能把这种诱惑识破?

    不多想了。我宁愿做迷宫里的一条糊涂虫

    在无怨无悔中坚持自己的错误

    对于你这是一座废墟

    可我并没有声明作废,分明还活着

    我有过无数次等待

    只有一次动真格的了

    一万年,也不敢眨一下眼

    我的存在,使等待不再是空白

     

     

    手  套

     

    你忘掉我,就像天气暖和了

    下意识地摘掉手套

    塞进抽屉的手套,明明是两只

    也一样感到孤单

    更何况被抛到脑后的我呢?

     

    握不到你的手了

    看不见你的脸了

    感受不到你的体温、你怕冷时的颤栗

    甚至连你的影子也与我无关

    才想起我也有影子啊

    把它找回来,给自已做伴

     

    天气暖和了,可我的心里

    还是有点冷

     

    形影相吊的手套,也无法互相安慰

    它们还惦记着各自拥有过的小手呢

     

     

    铁轨与我

     

    铁轨生锈了。它在思念很久以前

    驶过的最后一列火车

     

    有什么办法呢,它不是我

    不会流泪,只会生锈

     

    它躺在地上,我躺在床上

    相隔很远,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它想着火车,我想着

    火车带走的人……

      


    十年后,再一次失恋

     

    我从公共汽车上看见她了

    她正在过街,小心地牵着一个孩子

    (可能是她的女儿,或她的童年)

    我透过车窗向她挥手,她没看见

    我打开车窗喊她的名字,她没听见

    她正在过街,依然保持着那种

    旁若无人的高贵姿态(曾令我着迷)

    对于与另一个人的重逢毫无预感

    或者说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已经十年,我们彼此失去联系

    公共汽车忽然把我们拉近

    仅仅一瞬间,又拉得更远

    她正在过街,正在走向遗忘

    这就是一位少女变成妇人的完整过程

      

    十年后,我期待的重逢终于实现

    可惜却是单方面的,就像梦见一个影子

    而那个影子的实体却浑然不觉

      

    十年后,在去向不明的交通工具上

    我再一次失恋


    岳阳楼与黄鹤楼


    站在岳阳楼上,我心有不甘

    东张西望。别人问我望什么

    我说我在望黄鹤楼

    黄鹤一去还会回来吗?


    站在黄鹤楼上,我略感不足

    东张西望。别人问我找什么

    我说我在找岳阳楼

    那才是我的主心骨


    比庙堂更高的是星空

    比江湖更远的是人们内心的道德

    康德说:这两样东西值得仰望终生


    一座儒家的楼,一座道家的楼

    使长江入海又倒流

    站在岳阳楼上我羡慕李白

    站在黄鹤楼上我又呼唤范仲淹

    并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在我之外,还有另一个我


    岳阳楼与黄鹤楼,中国的姊妹篇

    就像一个人和他的背影

    李白与范仲淹,苦难的双胞胎

    各有各的法宝,超越了自我



    回  鹘


    为了不再用马蹄耕耘,他们把刀剑 

    铸成了犁,又用犁把土地翻了个遍

    他们往大地的伤口里种下星星

    不同类型的星星经历殒落与掩埋之后

    长出小麦、棉花、葡萄

    还有叫着不同名字的孩子的眼睛

    从下一代开始,真正成为有根的民族

    遥远的马背变成群山,记载着搬家的历史

    闪电掠过,唤起他们对马鞭的回忆

    想不到自己在梦境中,走了那么远的路——

    从鄂尔浑河到塔里木河,中间有

    沙漠、雪山、戈壁,跑丢了多少马匹……

    从此在自己命名的故乡,创造语言

    也创造神秘的血统,成为星星的后裔



    献给塔什库尔干的小诗


    鹰越飞越高,身上有一点痒 

    它要用脊背去蹭天空

    没有闪电,没有雷鸣,只是蹭掉了

    一片小小的羽毛

    在塔什库尔干,这片羽毛被我捡到

    撩拨得我心里有一点痒

    我要用手中的笔,蹭一蹭空白的纸

    这张白纸呀,其实比天空还要虚无

    我把手伸进虚无里了

    为了把一首诗抓住——

    “塔什库尔干,它属于你了!”



    阿依达


    从来就没有最美的女人

    最美的女人在月亮上

    月亮上的女人用她的影子

    和我谈一场精神恋爱

    阿依达,你离我很近,又很远

    请望着我,笑一下!

    阿依达,我不敢说你是最美的女人

    却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你更美?

    在这个无人称王的时代,你照样

    如期诞生了,成为孤单的王后

    所有人(包括我)都只能远距离地

    爱着你,生怕迈近一步

    就会失去……失去这千载难逢的

    最美的女人,最美的影子


    这张脸,用花朵来比喻太俗!

    即使玫瑰、水仙、丁香之类的总和

    也比不上阿依达的一张脸

    看到阿依达的微笑,我想

    这个世界哪怕没有花朵

    也不显得荒凉

    与阿依达相比,鲜花的美

    是那么的傻——连眼睛都不会眨……


    赞美诗

    作者:洪烛



    艺术是对时光的挽留,哪怕这种挽留注定和其他形式的挽留一样,是徒劳无益的。但我们并不因此而松开自己握住纸张与笔的手,握住灵魂的武器的手,握住余温尚存的分分秒秒的手。山,依靠着我们的肩膀一梦千载,河,透过我们的指缝继续在流;我们一遍又一遍捕捞的,永远是自己的影子。我们放跑了什么,又留住了什么?也一遍又一遍地构成隐约的犯罪感与严酷的拷问。其实这种挽留本身,比它所挽留的事物更有价值。它泄露了一个人对生命、对美所持的态度。

     美从什么年代开始诞生?这是无法正面回答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从美降临人世的那一瞬间起,赞美者就产生了,赞美诗就产生了。我是其中的一个人,我的诗是其中的一首。魔鬼糜菲斯特与神打赌,说能把浮士德诱离真理之路。果然,当一向沉迷于书籍与炼金术的浮士德遭遇古希腊的海伦,便忘却与魔鬼的协约,情不自禁地呢喃:“美啊,请为我停留一刻!”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能使人变成石头、也能使石头变成人的咒语。这也是最原始的赞美诗。美无迹可寻,美又无处不在,与美狭路相逢,我就是浮士德,就是一位受蛊于语言魔法、结结巴巴的笨拙赞美者。哪怕对美的礼赞,是通过挽留的意愿来体现的。瞬间的持续,已堪称成功的挽留了,不亚于永恒。

    由于童年生活在乡村的缘故,心灵是喝井水长大的,我热爱风景。风景永远是我最本质的感动。我不知用风景这个词,是否适宜指代具象化的美,但风景确实是美巡游世界所披挂的物质外衣。换句话说,美若是灵魂的话,风景就是其寄托的肉体。剖析美的灵魂、美的概念,那只是美学;而痴迷于美的肉体、美的一眸一笑,才形成赞美诗。这就是艺术与哲学的区别。任何风景都是美的一部分,而美则是全部风景、所有美丽事物的总和。所以我哪怕仅仅目睹莽莽乡野升起的一缕炊烟,都会不由自主“啊”地感叹一声——仿佛它是我灵魂茧壳里抽出的若隐若现的丝。“啊!”是所有诗人在美面前最通用的口令。我充满惊诧,这一声“啊!”简直陌生得不像我发出的,而是内心深处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小小的声音在呼喊,在提醒我。另外的声音。

    不要嘲笑诗人爱面对大好河山“啊”的一声,类似于歌剧演员夸张的舞台动作。在那一瞬间,他是失控的。他用手掩住口,生怕周围无关的行人注意,但还是按捺不住黑暗隧道里日出一样喷薄的感叹词。那一瞬间,他被照亮了。他背叛了自己也背叛了人群。他为了吐露内心的太阳而踮起脚来。这就是赞美者的故事。这就是露天广场上唱诗班的队列与台词。或许这个世界上的所有赞美诗都千篇一律,最终都可以简化成一个字:“啊!”而这个字足以衍生为无数次灵感,创造无数位诗人。或许所有赞美诗都是同一首诗。那是怎样一个瞬间呀,漫长、松弛、冲动与焦灼,廊柱间隐蔽的乐器使黎明的边缘呈现青铜的反光。我困守大风起兮的北京城中,端坐十六层高楼之上,透过比世界的指甲盖还要小的一扇窗口,俯瞰街道上蚂蚁般的车辆与行人,以及冥冥之中司掌着人类命运的红绿灯。当这首诗的标题被斜射的光柱放大在纸上,喧嚣的更喧嚣,宁静的更宁静,我听见第一个醒来的人“啊”地做了一次深呼吸,第二、第三个人也分别喊了一声,如此继续下去……我可能只听见一个人所发出的咏叹,其后此起彼伏的不过是持续在城市峡谷间的回音,震耳欲聋。这使我无法判断黑暗中唱诗班的人数,也难以分辨那一张张熟稔或生疏的大师的面孔。在那一个仓促的音节中,受惊的时光停顿住脚步,世界原形毕露。

    此时此刻,只有上帝的手能拧紧清规戒律的瓶盖,谁也无法阻止人类从喉咙里放出美丽的魔鬼。



    我们在这里再次沉重悼念。


    如有文友写悼念诗人红烛的诗歌,文章,欢迎来稿。

    投稿邮箱:2806354583@qq.com


  • 上一篇:广东省省作协主席蒋述卓莅梅开讲
  • 下一篇:没有了
  • 阅读排行榜
    网友推荐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