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534年,又称超感时代300年,人类的交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频繁。不过动物们要是有智慧的话,会将这一切称为静音世界的。

  今天是超感终端诞生三百年纪念日,天空下着大雨,城市各街道已被看上去像是一条条长蛇的无人运输机专用通道取代,所有人都在金属色的屋子里待着,整个地球看上去空无一人,只有装满物资的运输机来回与和房屋之间,向罐头里灌注着食物和水,以及主人网购的东西。

  博文是很喜欢淋雨的,可他淋的雨是通过网络传输给他的信号,让他有了淋雨的感觉。但是如今走在屋外的大雨中,他只感觉到脸上有些麻酥酥的感觉,雨的冰凉感完全刺激不出人体的痛快感,他知道这是三百年来人体感官退化的缘故,所以没说什么,但心中总是很别扭的。

  如果不是那个姓杨的没回复他,鬼才会跑出屋子来,空淋了一场真实但毫无意义的雨。

  走了不知多久,他透过蒙蒙雨雾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穿着雨衣的背影,雨衣下是一件风衣,正缓缓的走在花园中,反正也没有警察,那个人走的毫无顾忌。

  “杨先生!”一道看不见的脑电波向着那个人发送过去,在外人看来被雨淋湿的博文如同一个失恋者,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人向前慢慢离开。

  博文又叫了两声,对方仍然自顾自的走着,对于后者而言,这个世界除了雨的声音,什么也不存在。

  “昂斜僧(杨先生)!”博文中午忍不住了,开口叫了一声,然而发出的却是如古代那些车子所发出的喇叭声,还掺杂着一种刺耳的金属音,与那英俊的成功人士形象极度不配。

  这位被叫做杨先生的男子身形一顿,终于是回头看向博文,眉头紧皱,好一会儿才明白博文是叫他。

  尽管知道这是因为感官退化的原因,可他还是反感博文那死人脸。

  博文也是松了一口气,仔细看了一下杨先生的脸,发现这位杨先生并没有戴超感接收器,只好开口说:“尼似昂自斜僧吧!(您是杨治先生吧)”

  杨治很不爽的盯着对方看着,感觉自己是在对一台机器生气,脑袋很疼的转了一会儿,才大概明白了对方想要表达的,紧皱着眉头冷冷说:“我是杨治,你找我什么事?”

  博文眨巴着眼睛,如果说杨治能从谐音中推测出他想要表达的话,那不知要动舌头的他就完全不懂杨治这什么意思了,这让他有些恼火,感觉像是在被一条狗嘲笑是白痴。可眼下他必须要向对方妥协,然而在家里自学好久的语言,被杨治这句标准的普通话给打乱了方寸,他额头上流着雨水,动了动嘴,但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杨治见了,眼中的厌恶更多了,他不耐烦的从胸前掏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博文赶紧在网上搜索,发现这是博物馆才有的东西,并有其详细的介绍,博文粗略理解了一下,就明白了杨治的意思,赶紧带着杨治来到一个可以躲雨的地方,小心的接过杨治手中的本子和笔,在网络搜索了一下古文字与其所代表的意思,便照着网络上的笔画认真写了起来,大约半小时后将被手上的雨水浸湿的笔记本递给杨治。

  杨治忍着性子看完那些生硬的线条,不时用笔划拉几下,才整理出了几条信息:

  1.我叫博文,来自超感时代公司总部;

  2.我们找古文字联盟,因为我们现在急需要已经消失了的语言;

  3.世界要变了,据说是要爆发战争了,但是他们无法阻止;

  4.超感终端出了问题。

  杨治沉默了一下,重新翻开一页,在上面写道:所以你们找到我,希望我重新开启语言时代吧!战争?是来自雾霾世界吗?

  博文结果本子一看,顿时被震撼了,杨治的字,每个都有着不同的特色,有的不方不圆,若行若飞;有的两边修长,躯干稍短。或挺拔如峰,或清亮如溪,或浩瀚如海,或凝滑如脂。有的如鸿鹄群游;有的似鹰隼雄力。更重要的是,博文看着那些粗短不一,搭配精妙的线条,让他隐隐间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就好像花大价钱买的十倍淋雨的感觉。

  在看自己的字,感觉就像是猫爪子刮黑板的感觉一样,光是看着就刺眼无比。

  但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他通过脑海将杨治的字放到网上配对,得出三条信息:

  一.他所知道的语言还不到语言交流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

  二.他只会中文,而世界上曾经有六千种语言,但现在除了中文以外其余全部失传。

  三.战争与语言的消失有什么关系?按道理讲我死了对你们只有好处才是。

  博文理解了后抬头看向一脸嘲讽的杨治,发现网上根本没有他这种表情,也就放弃了理解,只好借助网络写道:三百年前,有个叫承文的人寓说超感终端将是人类灭亡的加速器。

  杨治犹豫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中年男子,目光凌厉,脸上明明个博文一样没有表情,却给人一种压迫感,极度比网上的还要高。

  博文点点头,写道:是他,如今寓言成真了,因为没有语言,那些家伙可以轻松破坏超感系统,对人类产生致命的打击。

  博文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字写的也有模有样的了,可是在杨治看来还是一样的丑。

  杨治的笔飞快划过本子:想在他们打过来之前重启文字,时间根本不够,而且只有一种文字根本做不到,可是你们网络的文字储量有多少?加起来有我脑子里的一半没?在历史上,留下远比毁灭难的多。

  博文难得感到自信一次,他写道:这不是问题,我们有办法,只要您愿意帮忙,因为世界就你会语言。

  杨治看着博文的话,心念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带着疑惑不解的目光看向博文,然而后者并不能理解其意思。